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在线订单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行业新闻 > 返回上页

煤炭滞销席卷全国 多地煤企限产自救

发布于2012-07-18 10:09:52

       2012年07月18日 08:49每日经济新闻

       正值盛夏,曾经炙手可热的煤炭行业如今正在经历一场罕见的严冬。

  “这段时间的煤炭行情太糟糕了。”昨日(7月17日)下午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煤炭协会的一位人士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,现在是生产越多亏损就越多。大多数煤炭开采企业早已限产减亏,从上周开始攀枝花市西区的煤炭企业全都停产整改。

     “自发限产”并非孤例,而且成为众多煤企无奈的选择。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了解到,陕西、内蒙古、四川等地的煤炭生产企业都出现了自我限产的情况。

  20多座黑色的煤山,几乎将整个塞得满满当当。这个全球最大的煤炭港积累了史上最多的煤。卓创资讯煤炭分析师王婷昨日下午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,环渤海地区港口发热量5500大卡的市场动力煤综合平均价格报收652元/吨,已经连续十周下调。

  煤炭需求减少比2008年严重

  “我们煤矿生产的煤主要供应电厂。现在的价格已经下降了很多了,不过仍鲜有人问津,往年电煤是供不应求的。”泸州当地一家较大的煤炭企业办公室的一位人士向 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,现在主要的问题是需求量太低,即使降价也没人要。我们这边有些规模小一点的煤矿选择了停产,因为煤炭卖不出去会占用大量的资金。

  上述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煤炭协会的一位人士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,目前煤炭的销售价格还达不到成本价,生产越多亏损也就越多。但是有些企业为了留住工人宁可限产也不愿意完全停产。面对如此低迷的市场行情,“自我限产”实属无奈之举。目前,洗煤厂和煤炭贸易商的日子更难过,煤矿不生产,洗煤厂就无煤可洗。值得注意的是,目前进口煤的价格更为便宜,进口煤对国内煤炭市场冲击不小。

  来自海关的数据显示,今年上半年我国进口煤炭1.4亿吨,同比增加65.9%,再创历史新高。

  陕西铜川一家煤矿的销科科长蔡先生则向当地媒体表示,“现在的煤不好卖,前几年煤炭不愁卖,是客户来找我们,现在却是我们为了销煤而四处奔波找客户。作为科长,我的压力很大!”

  陕西神木县一位煤老板表示,“现在不仅仅是价格下滑,更为重要的是煤炭出现滞销。我的矿最近基本上是停一停,再干一干。近十年,我还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状况,比2008年还要严重一些,那个时候,虽然价格在下跌,但是客户对煤炭的需求还在,没有出现现在这么疲软的需求。”据了解,河南部分大型煤炭企业出现亏损,某煤企今年前四个月利润同比下降65%。

  在号称“煤海”的山西省,情况也不容乐观。在平朔矿区,煤炭库存也在高位运行,再卖不出去,挖出来的煤都无处可放。不得不四处协调铁路部门,希望给予运力倾斜,缓解库存压力。

  随着煤炭市场步入严冬,生产商、贸易商、港口等,产业链上各个环节都开始“咳嗽”了。

  公开报道显示,全球煤炭市场风向标——秦皇岛港在上个月底库存就已经超过940万吨,超过2008年金融危机时的水平。而该港口总容量才1000万吨。

  大型煤企无奈降薪

  过去十年,相对于石油和天然气,价格更低且分布更为广泛的煤炭,一直被视为中国最依赖的一种能源,价格亦如同坐火箭一样狂升,各种与煤炭有关的财富神话层出不穷。而如今低迷的行情让煤炭企业叫苦不迭。

  卓创资讯煤炭分析师王婷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,主要原因还是要归结于今年的经济形势,经济向弱,煤炭作为能源类的主要产品受到的影响较大。虽近期高温天气持续,但居民用电的攀升难以为整体电力需求带来明显的提振,受面制约,占据重要地位的工业用电增幅尚不明显,耗煤量相较往年偏低。

  此外,今年雨水充沛,水电出力良好,火电依赖度降低,进一步影响了电煤的需求;加之进口煤的大量涌入,市场供大于求现象较为明显。下游的库存处于高位,需求面难有改善,去库存化较不明显。

  “包括生产、管理和人工等方面成本增加都给煤企带来一定压力。”王婷表示,现在煤企的利润受到挤压煤价下行幅度较大,部分地区价格已接近成本线。

  煤炭过剩的隐忧也得到了权威数据的印证。根据商务部网站公布的一组数据,截至6月27日,山西省煤炭企业库存1780万吨,比去年同期增长4.7%,比年初增长8.5%。而今年1~5月份山西全省煤炭外销量2.42亿吨,同比增长4.73%,增幅回落3.28个百分点。产能过剩已经成为整个煤炭行业不得不面对的大问题。

  面对惨淡的煤炭市场,“限产”就成为许多煤炭生产企业无奈的选择。

  山东省煤炭工业局表示,下半年将根据市场需求,适度调整煤炭生产供应量,特殊时期可以实行临时性限产压库保市场等措施,保持省内煤炭年产量稳定在1.5亿吨左右,以平抑省内煤炭价格。

  “(煤矿限产)挺多的。”王婷表示,据了解,现在内蒙古部分矿已停产2~3周。包括华北、华中等部分地区也都有限产情况。

  除“限产”外,一些大型的煤炭企业亦纷纷选择减薪“过冬”。

  据《羊城晚报》报道,在4月份降薪后,我国第二大煤炭企业中煤能源全矿区员工5月份再降薪10%,矿区还将在基层员工中进行裁员;我国最大焦煤生产企业山西焦煤集团下属煤矿亦变相降薪,原先由集团核发的工资变成30%由各煤矿各自承担。

  据悉,在另一煤炭大省河南,永煤集团和义马集团打算降薪两成,郑煤集团和河南煤化集团也已有降薪计划,领导层降薪可能超20%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有“西南煤海”之称的贵州此前也取消了出省煤炭基金。

  有煤炭专家认为,煤炭的黄金十年即将结束。

上一个:光伏产业集体预亏 太阳能何时重新发热